以赛亚书46-48章讲义(20112月修改版)

David H. Linden

 

以赛亚书46

 

这章的背景是古列打败巴比伦。巴比伦的倾覆表明巴比伦的众神不能够将这城/国从仇敌的手中拯救出来。在以赛亚书3637章中,当以色列的上帝杀退了亚述的军队时,以色列的上帝把耶路撒冷从当时地上最强的势力中拯救出来。那是一次不需要人类的刀箭的胜利;上帝直接作成了这事(37:36)。现在巴比伦将要落到古列手中,因为巴比伦的众神无法拯救 (6)

************************************************************************

461,2

彼勒(请注意但以理书5:1中的伯沙撒的首音节)米罗达,巴比伦主要的神。尼波是另一个有名的神,他的名字时常是巴比伦的王的名字(请注意但以理书1:1中的尼布甲尼撒的首两个音节)

 

1节给出一个倾倒的城的画面;巴比伦的众神正被撤离。他们无力拯救巴比伦或他们自己。他们必须由因重驮而疲乏的兽和牲畜抬着,这由重驮中成疲乏。这些偶像所代表的众神,并没有来拯救他们身的代表的巴比伦。巴比伦曾掳了耶路撒泠,现在巴比伦的神却被掳了(参见撒母耳记上 5:1-4 大衮仆倒在耶和华的约柜前.)

 

Text Box: 上帝应对以色列的一些似乎矛盾的陈述

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余剩的、要听我言、你们自从生下、就蒙我保抱、自从出胎、便蒙我怀搋。直到你们年老、我仍这样、直到你们发白、我仍怀搋。我已造作、也必保抱、我必怀抱、也必拯救。 (46 :3,4, ESV)。 这听起来象是申命记32:10,11所表达对以色列的看顾。

上帝在圣经一再断言,并在以赛亚书46章这里重复陈述他承诺要保抱并保存他的子民以色列,但是他经常又说著非常严厉的弃绝他们的话语:

民数记14:22,23  这些人虽看见我的荣耀、和我在埃及与旷野所行的神迹、仍然试探我这十次、不听从我的话, 他们断不得看见我向他们的祖宗所起誓应许之地、凡藐视我的、一个也不得看见。

 诗篇95:10,11四十年之久、我厌烦那世代、说、这是心里迷糊的百姓、竟不晓得我的作为.  所以我在怒中起誓、说、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

耶利米书5:29 耶和华说、我岂不因这些事讨罪呢.岂不报复这样的国民呢。

耶利米书6:19 地阿、当听我必使灾祸临到这百姓

耶利米书7:15 我必将你们从我眼前赶出、正如赶出你们的众弟兄、就是以法莲的一切后裔。

耶利米书7:20  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必将我的怒气和忿怒、倾在这地方的人和牲畜身上、并田野的树木和地里的出产上.必如火着起、不能熄灭。

耶利米书7:29  因为耶和华丢掉离弃了惹他忿怒的世代。

耶利米9:15,16 所以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如此说、看哪、我必将茵蔯给这百姓吃、又将苦胆水给他们喝。我要把他们散在列邦中、就是他们和他们列祖素不认识的列邦.我也要使刀剑追杀他们、直到将他们灭尽。

耶利米还有更多类似的经文的例子。可以收集到大量这两类的陈述。 审判的严厉并不能消除 我也不将你们毁灭净尽。 (耶利米书5:18)的应许。 许多经文教导说有余民,并且以赛亚先知更多强调这点(参见以赛亚书2-4讲义的附录A:余民的教义对目前神学争论的影响)。 那是以赛亚书46 :3这里的实际情形. 以色列的一个新的定义涌现出来。 不信的以色列被毁灭了,因此我们可以认为他们不是以色列。 (参见罗马书9 :6.)相反地,余民存活下来, 因为耶和华恩典地干预,救赎并保存他们。 这余民称为雅各家。 然后在48:1,以色列家被说成是一群伪君子。 余民是上帝通过巴比伦囚禁以及以后的考验后保存下来的以色列。 的确所有相信的人,包括外邦人,都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加拉太书 3:29)。 还会有更多: 最终,主将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恶。』。 然后,根据罗马书11:26,我们会因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而兴高采烈。 根据罗马书11章,毫无疑问该陈述,即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 的上下文与以色列的种族相关。

465-7 这些经文强调耶和华相对偶像而言,他的预言及说话能力/无能力。这一段提出一个问题:作出比较是错误的,但对照是适当的。当耶和华被拿来作比较时,上帝的敬拜者必须后退。我们拒绝任何相似性的建议。假神与真神之间唯一相似之处在于字的拼写。(米迦勒的名字是一个自问句,意思是谁像上帝呢?。答案是:无人!在但以理书 12:1米迦勒是一个天使长最适合的名字。)

 

上帝是不能和任何受造物相比较的。所有对三位一体的上帝所作的比喻,例如水为冰、液态水及水蒸气的比喻,是充满错误的。液态水和冰在本质上是不同的;圣父,圣子及圣灵在本质上是相同的。不能找到一个好的比喻是极好的!这表明上帝是超越物质世界的;他不象我们。一个象我们的上帝只是我们的反映,并不是真的上帝。在第7节中,众神不离本位、不能答应、不能救人;它们白白浪费了贵重的金子。没有敬拜到真神时常引致人们荒谬地取代他。

 

468-11

在旧约中多次提到偶像,这说明对偶像的事奉在以色列是经常发生的事。在这一段中,耶和华说出他是怎样被知道的。一个瞎眼的人不能看见偶像闪烁的光,但是要知道耶和华,盲人的缺陷并没有妨碍。他一样会遵从这些经节的诫命。那劝诫是尖锐的。他们被命令要记念,要心里思想,想念这事。他们被称为悖逆的人!这开启了两个主题:1)若上帝不由形象表达,他怎能被认识呢?2) 悖逆的罪是什么呢?

 

上帝是靠他的记录而被了解的----透过他已作的事。他的民必须牢记他们的历史以及他长期地,怜悯地恩待他们。沉迷于现在而轻视过去的文化是危险的文化。我们必须反省上帝在历史上的作为,这是一个在敬拜的诗篇(78,105,106)中经常出现的主题。耶和华经常提到逃出埃及并将之与他未来的作为相比较,因为他是同一个耶和华。上帝是由他的话语,他的行为,他的创造以及他的形象而被认识的。他唯一的真形象,即耶稣是精确地相似于他的父亲,但就算那形象也不是基督肉体上的形象,而是他作为三位一体神的一个位格(歌罗西书1:15, 希伯来书1:3)。要记念和想念是每一世代上帝对他的民的诫命。我们被命令去记念上帝已做的并因他将会做的而相信他。纪念的命令在申命记中重复了15, 你也要记念你在埃及地作过奴仆 (例如申命记 24:22).

 

上帝的的原则和作为是要从开始就要人知道终结。其它的宗教能做到这吗?在伊甸园里,他已提及要有一人来伤撒旦(创世记3:15),那正发生在人类悖逆的最初时!他在亚伯拉罕的时代应许万族都要因亚伯拉罕得福(创世记12:3)。在大卫的时代,他应许过大卫的一位后裔将在一个永远坚立的王朝里统治他的民(撒母耳记下 7:11-16)。虽然世界是邪恶的,在以赛亚书11:9,他却说全世界将充满了认识耶和华的知识。上帝说他要做我们想不到会发生的事情。

 

神至高的决定

他的民埋怨他决定通过古列施行拯救(45:9-11)。他们想要他们的国家象大卫及所罗门执政时那样被复兴。耶和华没有将他们渴望的给予他们,即独立于其它国家,恢复看得见的大卫的宝座。这样的一个渴望将会以超乎我们想象的方式在主第二次再来到时被实现(弗所书 3:20,21)。上帝对于犹太人应该在外邦人统治之下生活的目的, 为犹太人的大流散做准备.同时也为我们的时代中教会在不知道主的政府背景之下生存做准备.在每一个国家,并不限于以色列的疆界之内,上帝都呼召人归入他的名下 (参见使徒行传 15:12-18.)

 

神至高的权能

上帝已经作了他的决定并宣告了它。他不会放弃它的。古列确实是一个外邦人,一只吓人的鸷鸟。在上帝作为上帝的权能中,他召这人来完成他的旨意。彼拉多以相似的言语提醒人们他的权力(约翰福音19:22)。罪人抵抗上帝主权的宣告。如果耶和华放弃他的主权,他不会成为真神,而且也没有其它神能代替他。我们宁愿做我们所喜悦的事,那是罪恶的;上帝也做他喜悦的事,那却是奇妙的。他不会迎合需要,也不会顺服我们的观点.

 

4612,13

在第8节中,他的民被称为悖逆的人。这里他们道德上对他的旨意的抗拒被再次提及。无论抗拒与否,上帝会作他将作的事。他不用人为他谋策;他对我们宣告,但是他会聆听我们的祈祷。虽然他们犯罪悖逆他,他仍会为了他们的好处而施行公义。通过古列而来的拯救会发生,但古列并不会从罪中被释放。这得靠另一位拯救者。48章会提到他们更多的罪,在那里基督作为弥赛亚将会第一次在以赛亚书被提及。

 

********************************************************************************************

以赛亚书 47

耶和华膏古列去征服列国,并特别为被虏的以色列的好处而行动(45:1-4)。要解放以色列意味着列国中最强的巴比伦必须被打败。47章描写了巴比伦如何被辱,为何上帝用他们来对抗他的民,以及为何他现在审判他们的罪、骄傲及各样邪术。

 

471-4

巴比伦不再坐在保座上。报仇的上帝在对抗着她;她已经被遗弃,坐在尘埃上。她柔弱娇嫩的的生命,曾被描绘为一个拥有一段舒适生活的年轻女子,现在却过着一段奴隶的生活。她优美的生命已经完结了。更糟的是,巴比伦是一个曾被强暴的女孩(3)。以后的经节会提及她极大的骄傲;而这里提到她消失了的荣耀,她在耶和华的手中被羞辱。这是一个巨大的转换:掳掠者被压碎,被掳者将被释放(14:1-4)

 

474

这事会发生因为上帝是救赎主,他将以色列的负担当作他的。他是万军之耶和华,巴比伦的力量相对于他的能力来说 ,只是水桶中的一滴水罢了(40:15-17)。他是以色列的圣者,信守他的圣约;他不能打破他对这最不配的国家 ( 以色列)的应许。在以赛亚书46:848:8提及以色列是悖逆者,这是他们忘本的本质,即使在他们从巴比伦中被释放出来以后也是如此!耶和华仍信守他与他们所立的约。

 

47 5-10

接下来的三个段落都是引述巴比伦的话。她说她自己必永为主母(7),「唯有我,除我之外再没有别的。」(出现两次,第810)以及「无人看见我 !(10)。这般说话只有神才配的(参看 14:13,14)

 

475-7

巴比伦静然默坐,被囚禁于黑暗中,也不再发号施令。上帝曾使用他们作工具去惩罚他的民,就象他在第10章对亚述人所做的一样。耶路撒冷受到从上帝的手而来的严厉的审判是公正的,因为事先很多先知如耶利米都已经警告过了。当审判来到时,巴比伦对如老人般的无助者是冷酷的。巴比伦没有考虑他们行动或他们从上帝的手中将会得的后果现在在古列之下,该轮到巴比伦自己的残忍而受惩罚的时候了。

 

4789

这些是后果。巴比伦自满而无忧无虑,对自身的安全大有信心,但终有一天会跌下来!(但以理书5,也参见启示录18:7,8,10,17,19)。有大墙在保卫着它,但以赛亚在这里只提到它的邪术不能够帮助什么

 

4710,11

巴比伦的倚仗包括了他们自信他们可将惊恐及灾难置于别人之上,但灾难却临到他们身上(11)。他们被迷惑认为他们是攻不破的。当灾难突然来到时,他们无法作出反应并且无法救赎。巴比伦倚靠观天象、看星宿去知道未来(13),但是却受到一个没有先兆的没落。

 

Text Box: 玛代及波斯人通过河流改道秘密地进入巴比伦。当进入了后,这已经太迟了;敌人已经在皇宫里了;他们俘掳并杀害了巴比伦王。巴比伦是在一个酒醉的宴会中,一夜之中沦陷了(参见但以理书5章)。

47 12-15

拜偶像者会转向他们的众神寻求帮助。巴比伦的众神没有帮助他们。他们转向求占卜者、观天象者以及那些念咒的,因为他们想确保一个安全的未来。那些在这类宗教交易中的人,以人心的不确定性作为他们的交易市场。当危机来到时,他们没有给出预先的警及帮助。在困难的时候,他们抛弃他们的顾客,为了救自己落荒而逃。巴比伦人献出所有的时间、努力以及钱财带来的只是疲乏而毫无益处。真正的救主提醒巴比伦那些他们所相信的既不能拯救他们也不能告诉他们将来如何。与巴比伦的众神形成鲜明对照,真神在以赛亚的时代,在事情发生100年前,就已经告知了这一切。真神也的确从巴比伦的力量中拯救了他的民。

 

Text Box: 以赛亚书48章是残忍的一章。在发出安慰我的百姓(40:1)这一诫命后,以赛亚经常提到以色列的罪。在40:27中,他们埋怨耶和华不知道他们的困难----一个错误并有罪的想法。他们拒绝听从(42:24),他们灵性上是瞎的和聋的(43:8),并使耶和华因他们的罪服劳(43:24)。当他们知道耶和华将要通过外邦人的征服者古列将他们从巴比伦中拯救出来时,他们仍埋怨(45:9)并质问神(45:11)。耶和华称他们为悖逆的人(46:8)。虽然耶和华通过对他们宣称他有至高的权力可以决定如何从巴比伦中拯救他们以回应他们的悖逆(46:9-11),他们的心却没有改变。他说他们是心中顽梗并且远离公义的(46:12)。在48章中,以色列的罪引起更多的注意(在新约中其中一种说以色列的人的最坏的事是说他们就像他们的列祖,如在使徒行传 7:51-53,帖撒罗尼迦前书 2:14-16)。由于他们是那样的固执,耶和华又怎会延迟他的怒火呢?为何他不把他们剪除呢(第9节)?以赛亚书48章告诉为什么。这也包括耶和华对他们的罪的最终答案的开始。这里是以赛亚书中第一次主耶稣基督说话(第16,17节)。圣经通常用这一章的方法:即人若要明白救恩,必先面对罪。所以这残忍的一章以恶人无平安结束,同时也将注意力转向基督.

48 1,2 这一段是对伪善者的一个直接的指控。他们被称为以色列的名下,并且他们指着耶和华的名起誓,但他们的宣言是假的。如果他们相信他们自己的宣传,他们只骗了自己而非上帝。他们在名义上是圣城的民,但心却不是。他们只是装着依赖以色列的上帝,不是真正的依赖。

 

但尽管他们的这一切口是心非,上帝仍然说自己为以色列的神,表明他没有否认他们。这是上帝的耐性。他同时也是万军之耶和华,表明他有能力改变这可怕的情况。

 

483-6

耶和华显明他为何责难他们极大的不诚实。他通过以赛亚向他们显示几件在以赛亚记录中已经建立的事情:古列的宣告,巴比伦的没落以及以色列回家。这些在以赛亚时期写下的事已经从古时就被预告了(35)。这些话语由以赛亚写下,但上帝说这些是他所宣告并让他们知道的。

 

上帝在这里一部分的策略是要预先预言,但却非常突然地成就。除了上帝外,无人能看见或说出巴比伦会倾覆。巴比伦的危机是无预兆的。无人有时间可以用偶像的名去作预言。不像其它的城市被围攻,巴比伦的倾覆是不明显的;它使人感到震惊。这就是何以上帝会突然行动。如果某人曾有机会将这归功于偶像,这是应该会发生的。这表明他们的不信是多么顽固。这显示上帝是多么奇妙,因为他仍称以色列为属他的民。耶和华坚持他的观点;他们被挑战去承认耶和华所说是真的。他呼召他们去听并且看;他们拥有这预言的时间比他们活着的世代更长。他们是那些看见的,但不晓得的人(6:9,10)。罪比腐败更厉害;因为罪能摧毁人心(歌罗西书 1:21;提摩太后书 3:8)

 

486,7 一个主要观点的改变在这一点上发生。在此之前,一件先前事件的宣告可能是指逃出埃及(43:16-18),而未来的事将会与古列有关(41:23-2543:14)

48为止, 以赛亚超出了那范围。在3-6节中,上帝呼召他们承认一些预言之事已经实现了。他们能看见上帝话语已被执行。现在耶和华将要宣告一些仍然是新的事,一些仍然对他们是隐藏而未知的事。一些预言已经存在很多年了。一些则是新造的,是一些前人未有过的启示。上帝将要揭示那些不可知的,那些只有他才知道的事。耶和华的灵临到先知去开启新的奥秘,即上帝奥秘的智慧(林多前书 2:6-14)重点将会从巴比伦的救赎变为从罪中的救赎。古列是被上帝所膏的,为了那

等的救恩;除了耶稣自己道成肉身外,无人可成为我们罪的救赎主。

 

48 8-11

这里我们面对面地看到上帝恩典的奥秘。除非是在罪的范围内是没有任何拯救的恩典的。罪引起审判是圣经中一个清楚的关系。这一段提及上帝奇妙地抑制他对他的民的审判。第1-6节清楚地表明他们宣称是上帝的民在他们看来是一个错误的宣告,但是上帝对立约的认真在上帝看来则是一个真正的承诺。

 

在第7 他们宣称已知道了。在第8节,上帝说他们是耳未曾开通的人。(注意 这样的对照:在50:4,5;基督的耳是向上帝的话开通的。)以色列的悖逆不是最近的事;它一直都是那样的。当他们得到十诫后,他们却拜金牛犊。在约书亚死前,他请求他们离开那些外邦人的神(书亚记24)士师记表明他们没有这样做。在旧约中,以色列从没有忠诚过。他们生下来就是悖逆者,而上帝也知道这事。那么为何他拣选他们呢?为何他要忍受他们?第9节给了我们答案。他的原因只在于他自己。他刻意地拣选一个毁约的民族,他会将他们改变,以便使他的话成真,

我要作你们的神,你们要作我的子民。

 

以色列一直存在包含二个深刻的方面。1)上帝,为了他的荣耀而抑制他的怒火,(9)。〔#2是上帝作工移去那应受他的怒火的罪,这是一个以赛亚书以后将会展开的主题。〕上帝不能废除他的公义,只有当公义能被满足时,上帝才可抑制他的怒火。上帝抑制他的怒火唯一的理由就是基督的牺牲。不久,以赛亚将会在49:7显示基督将会被憎恶;在50:6他会将他的背任那些打他的人鞭打,在53:5,他会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上帝抑制对那些他决心拯救的人的怒火,因为他没有停止对他们施加在他们救主身上的罪施行公义!罪得赦免的基础只能是基督的牺牲。

 

上帝拯救罪人的目的远远超过我们所处的危险及需要。他将他丰富的恩惠给不配受的悖逆者(8)的原因是我们可以使他的荣耀得着称赞(弗所书 1:3-14)。以赛亚书48章没有指出罪人因为什么令上帝没有立刻杀死他们。上帝三次指出他自己(即,为他的缘故)完全的原因。以色列认为他们知道(7)什么是难测的上帝深刻的智慧和知识,(罗马书 11:33-36)。上帝从没有在以色列中找到一个合他心意的反应可以令他去保存他们。刚好相反,他在他自己中找到理由去拯救他们。所有需要对耶和华的反应,例如信心和悔改,都是给他的民的礼物(比书1:29;使徒行传5:31),在新约中由圣灵而引起的守约的反应也是礼物。上帝说他会将他的灵浇灌以色列家(以西结书39:29)以便使他们小心地守他的律法(以西结书36:26)。信实的耶和华在属他的民中产生信实的果子(加拉太书 5:22,23)

 

4812,13

下面第12,14,16节的平行段都以听开启。在第1节中任性的雅各家以以色列的名称呼自己,但这是一闹剧。现在上帝以以色列的名叫他们,结果是他的呼召会产生结果。(对于上帝的呼召,参见罗马书 8:28-30;哥林多前书1:9;提摩太后书 1:8-10)。上帝的呼召是召集(就像在约翰福音6:44)。当他召集星宿及天体苍天时,它们全部站起来完成他的旨意。他用相同的能力去呼召以色列成为他的民。地上无任何力量可阻止他(罗马书8:38,39)。神不会愚弄自己而去承担一个他可能会失败的任务,所以所有以色列人都会被拯救(罗马11:26;以赛亚书59:20,21)。他说:我是首先的---无人可使他相信以色列人;这是他爱的启动。他说:我是末后的---瞻仰著他完成的任务:所有属他的人都成为他的民,而他将成为他们的上帝(启示录 21:3),巴比伦及以色列的罪都不可能打败他。

 

4814,15

这一耶和华使用古列的最后陈述重复地说出了古列是被呼召(41:2,4)去完成任务的。当古列吞并巴比伦后,耶和华预定的旨意将会在那些读以赛亚书的人的鉴察中实现。这表明了上帝呼召那人去做,他确实做了。所以这呼召将会与以色列在一起;神的呼召是没有后悔的(罗马书11:29)

 

古列是上帝拣选的盟友。这表示另一股外邦的支配力量将要笼罩以色列人的生活及国家。他们必须承认这是上帝所决定的。这是上帝在用大能的膀臂加在巴比伦身上。(后在53:1,耶和华拯救的膀臂将是基督)。要以色列人顺服于上帝拣选古列的智慧很难,并且他们最终也会拒绝基督。古列与他们对国家的渴望不相称,这在门徒说:主啊,你复兴以色列的国就在这时候吗?(使徒行传1:6)时依然很明显。只有当耶稣依他们的愿望而行时,他们才会接受耶稣作王(约翰福音 6:14,15)

 

4816

现在为止应该清楚了:这里有一个更大的需要(从罪中被救赎)以及一个这救赎所需要的更大的救赎主,一个耶和华的仆人去拯救以色列。以赛亚又说到他们应当听。后,另一人在第16节说话。他从头起就存在,并且他的存在是为了实现应许;事实上,他就是应许的实现。这人是由主耶和华所差派的,并在61:1显示他被赋予圣灵。这被差派的就是来自父的主耶稣(约翰福音1:14)。圣灵降临在他身上(路加福音3:22和以赛亚书42:1)。邪恶的古列从未被圣灵所充满,古列也不是对罪的答案。以赛亚介绍了基督,这位弥赛亚救赎主,作为更大危险的拯救者。

 

Text Box: 在第16节中我们有三位一体神的三个位格:主耶和华(圣父)差遣我(基督)和他的灵来。同样地,三个位格出现在61:1中.4817-21

罪依然是一个持续的主题。以色列不在意上帝的诫命而失去了平安。在极干的气候下,一条河可能总是在流动着,但溪则只当有雨时才流动。服会带来象河水一样永恒的平安。以色列失去了平安;在上帝的管教之下,以色列的子孙并不象海边的沙(创世记22:17)。如果他们有公义,他们永远都不会被毁灭。在基督的福音中,上帝给予完美无缺的公义作为信心的恩赐(罗马书5:1,17),加上作为圣灵工作的行为上的公义(罗马书8:1-4)

 

以色列需要逃出巴比伦,而因此知道他们的救赎是从何而来的。可悲的是,他们仍在罪中,成为没有平安的恶者。在这作为一个对罪的指控的高潮的可怕的最后总结,古列那一页关闭了。这些尖锐的言语清楚地表明需要一位救世主。下一句话(49:1)将来自耶稣基督的嘴。以色列人可能称自己为以色列,但却没有得救。他们甚至逃离了巴比伦也未被拯救。一个人可以受了浸并与耶和华建立了约,但却永不是一个真正的守约者。另一位人必须进入以色列,他将被称为以色列,因为他是唯一配得上这名的. 他单独守约并将成为我们的约(中保)!(49:8).他将出生于大卫的家, 大卫的村子伯利恒. 耶和华已经呼召他去完成这一伟大任务,即在有罪的以色列身上成就一些事情。为此, 父分派主耶稣作为救赎主来完成他的伟大任务,这在第49章将会进一步阐述. 所有加入这位以色列(基督)的都成为真以色列人. 在这伟大的救赎中,上帝将得着荣耀(48: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