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1314章讲义2010年修改版)

David H. Linden

 

 

我们将开始一段(12-23章)有些人称为对各国的默示的部分,即13-23章。新国际译本用反对来表示这些除了耶路撒冷和推罗以外的默示,但其中一些默示同时说到拯救和审判。这些国家都以某种形式与犹大和耶路撒冷有关(11)。我们不知道这些默示是在什么时候写的。估计是耶和华在不同时期说的,然后再把它们收集在一起。参见本讲义末的附录:大画面中的巴比伦

 

 

 

默示的长短表

 

巴比伦 IIIIIIII

非利士 I

摩押 IIII

大马士革 III

古实 II

埃及 IIII

埃及与古实 I

巴比伦 II

以东 I

阿拉伯 I

耶路撒冷 IIII

推罗 III

 

论巴比伦的默示

以赛亚书中花那么多篇幅论及巴比伦是很有意义的。许多人说有两位以赛亚,一位在亚述时期写下1-39章,另一位在后来掌握了巴比伦及其灭亡的第一手材料并写下40-66章。以赛亚书446-8强调耶和华显明自己是神并告诉犹大的未来。他甚至提到塞鲁士,这位下令犹太人从被掳的巴比伦回归的波斯君王(4424-28)。我们必须肯定只有一位以赛亚,而不该附和非信徒说一个人不能得到超前的信息。否认预言的预知性就是否认神能预先告知未来的能力。耶和华用别人不知的独特的预言证明只有他是神(468-11483-8)。在这以赛亚书的前部分,亚述是主要的外邦势力,但是在这些默示中巴比伦比亚述得到更多关注。神的预言远超过了以赛亚的时代。当被掳到巴比伦的义人读到以赛亚书时,他们一定得到极大的安慰。

 

13:1 14:27 巴比伦或是世界?

这个默示是关于巴比伦的,可是直到第17节才具体提到巴比伦2-16节集中讨论世界(11),有时就象第5节和1426指全地。但是这个默示是关于巴比伦的呀!当我们看到耶和华论及巴比伦的权力,方式,及其可怕的结局时,是把巴比伦当作世界的预表的,这个困惑就解决了。圣经如此处理巴比伦是因为它是列国的荣耀(19),就地上的荣耀而言远超乎其他各国。但以理书2章形容巴比伦是金头,用其它金属形容其它各国。巴比伦的荣耀是无与伦比的。第9节把范围扩展了以至于被除灭的是所有罪人而不仅仅是巴比伦人。所以以赛亚书如此论及巴比伦是要告诉我们: 在原则上,关于巴比伦的,都可应用于整个世界。(参见本讲义末的附录。)

 

该默示始于一种召集,点齐军队准备打仗(4)。如果我们把这样的经文段落只看成是耶和华告诉我们将要发生什么事,我们就永远读不懂先知书。我们其实是在读旨令,即神已经决定将要发生的事,他宣布并成就它。他说我已经吩咐为要成就我怒中所定的。(第3节)神是统治者,他驾驭着这些事。神的许多审判是通过罪人之手进行的;同样当上帝亲自把罪人抛下地狱的时候,这些罪人将会受到同样的惩罚。经文的开始是召集(134),随后各方的人被驱散开来(第14-16节)。

 

136 耶和华的日子

在整部以赛亚书中,只有第13章提到耶和华的日子。其中一个定义耶和华的日子的方法就是从上下文来看经文所讲的日子。就象以西结书135303所说的近在眼前。但这里以赛亚书所说的是全地的末日审判。它描述了当所有人都被召集到神面前时的最后结果。启示录19章中巴比伦倾倒后紧接著羔羊的婚筵。

 

这些经文把对世界的审判描绘成许多人聚集争战和大量的毁灭,但是没有象第17节所说的人战胜人的画面。其实是耶和华在与人争战---在削减人(12),神在惩罚世界。巴比伦的倾倒只是将来一个更大的毁灭的前奏,那时神将对全地作最后审判,这世上的国将变成我主和主基督的国(启示录1115).

 

1310-13启示性的描述

太阳,月亮和星星的天体描述(1013节) 向我们提供了一个圣经启示文学的例子。这在但以理书和启示录中经常出现,也在马太福音第2429节出现过。在诗篇187-19中,大卫从扫罗的手中脱险被描述成大地的根基也显露。有冰雹和闪电,甚至海底出现。这并不是文学修辞,而是描写过去的话。这样的经文并不都意味著将来要发生的事。大卫从扫罗的手中脱险早就发生了,并不是在主再来的时候才发生。启示性的描述可用在任何时候,所以以赛亚书1313那样的语言并非描述经文所指的实际情形,尽管我的确认为以赛亚书13章这部分是指世界末日。启示性的描述是非常有价值的,因为它把我们的注意从我们看到的东西以及世人中移开,使我们能看到神随己意超自然干预的大能作为。这与以赛亚书13章完全相符。

 

13:13-16

这残忍的,有忿恨和烈怒的日子将来(9)。如果我们对人类的罪和神

的圣洁和公义无知的话,以赛亚书13章将令我们震惊。但是理解神的这些属性能够让我们对这世界的终极审判有所准备。第14-16节显明了一个无可抵挡,无可逃脱,豪不留情的审判。

 

1317-22 玛代人

以赛亚书从预表世界的巴比伦转向当时的巴比伦。巴比伦在公元前539年落于玛代人和波斯人手里。主的再来就是耶和华的日子,但是主在这期间兴起玛代人是部分成就那最终的日子。玛代人不能用金子收买的,他们满脑子屠杀。就象神在最后的审判是毫不留情的(箴言124-30),玛代人也一样。象所多玛和蛾摩拉一样,巴比伦将没有幸存者。我们必须记住19的重点,就是所多玛和蛾摩拉没有幸存者,但耶路撒冷将会有余民。古代的巴比伦从来没有被重建。神对巴比伦毫不留情,这与启示录2122章的新耶路撒冷刚好相反。神在过去对巴比伦的所作所为与他对付现在的巴比伦是一样的。

 

神推翻巴比伦(第19节)与他使用玛代人并不矛盾。以赛亚书10章非常清楚的指出神用列国来执行他的旨意。我们决不能虚构什么是上帝呢还是玛代人呢这样的选。其实两者都是,因为神使用玛代人,但却是神他自己起来攻击巴比伦(142223)同样的道理也出现在使徒行传222-24使徒行传428中,他们(比拉多,希律王,外邦人和以色列人)成就你手和你旨意所预定必有的事

 

13:22

当野兽在巴比伦空旷的王宫中漫游时(第22节),这并不是巴比伦王宫的一个荣耀的日子。但以理书曾描述过它的荣耀:过了十二个月,他游行在巴比伦王宫里。他说:这大巴比伦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为京都,要显我威严的荣耀吗(但以理书42930)

 

很早的时候以赛亚曾说狂妄的必降卑(27)。在人类历史诸国中,巴比伦成为骄傲的典型例子。一般的原则是:我们若不谦卑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马太福音183)。如果我们想让神接受我们的公义,我们绝对是狂妄并拒绝他的圣洁。但如果我们摒弃我们的虚伪和狂妄的德性,接受不配得的赦免和基督的义这一礼物,我们的狂妄必降卑,我们必得拯救。

 

1412 对犹大的同情

狂傲的巴比伦将被灭绝,以色列将得幸存。巴比伦被弃绝,以色列蒙拣选*

巴比伦将会荒废以至于阿拉伯人也不在那里支搭帐篷(20)。但神将把以色列人安置在他们自己的土地上。多年以后塞鲁士将会送他们回来,但这一切事情的背后却是神。他将会安置以色列。

 

[*圣经也许谈到神所拣选的族类或个人。有些人也许在被拣选的族类里,但并没有象玛拉基书123中的以扫那样被个人拣选。我们不应该承认群体拣选而否认个人拣选,反之亦然。]

 

 

耶和华拯救的目的并不仅限于雅各的后裔。寄居的必与他们联合(1)。,就象诗篇87篇告诉我们的。以色列将会扩展,添加一些象路得那样的承认以色列的神是自己的神的外邦人(路得记116)。信主的人不再是客旅,而是神家里的同胞(以弗所书21219)。外邦人将与以色列人同为后嗣(以弗所书36)。这种情形与以色列仅存一颗树桩的光景刚好相反(613)。通过加入外邦人神得以使国民繁多93

 

以赛亚书141-4表现出另一个转变。以色列是首而不是尾(申命记2813)。当它悖逆神时,它臣服于他国之下。这种情况将会逆转,列国将再次服侍以色列。寄居的将自愿与以色列联合,象被征服的民族一样事奉以色列。基督国度的扩展(97)必使全地充满耶和华的知识(119),寄居的要与以色列联合,他们将一起奔向神的殿(23)

 

143-12 在阴间的巴比伦王

压迫者将会走到尽头,接着将会有平安,连树林也会欢乐。主在十字架上工作的一个方面就是挫败魔鬼,这对我们周遭的平安是根本性的。第一种平安是籍著基督的死,人与神得以和好。第二种平安是世上的平安,只有当压迫者被除去后才到来。平安是籍著基督的死和复活得到的(罗西书113)。在以赛亚书14章我们看到当巴比伦被击败后第二种平安的例子。

 

这里用一个比喻说明巴比伦王在阴间出现的情形。这阴间不是坟墓,而是死人的灵魂去的地方。巴比伦王以前曾送许多人去阴间,现在轮到他了。所有灵魂都起来迎接他,你也成了我们的样子。他也不能幸免。那让列国恐惧的人也到了阴间。他的骄傲被降卑,他的威风和荣耀变成了虫蛀。他曾想要象神一样。但神是不会把他的荣耀给别人的(4811)。巴比伦王被带下了阴间。就象他生前从不释放他的俘虏一样, 现在他也 不能被释放。

 

有人认为这是在说魔鬼和他的悖逆。没错他们是有相似之处。但从上下文很清楚看出这里指巴比伦王。正如魔鬼是说谎者,谋杀者并栽培他的同类(约翰福音844),巴比伦王就象魔鬼一样垂蜒神的地位。(以西结书2811-19有一段只适用于魔鬼的描述。)。我们在以赛亚书14章看到的只是一个有其父,必有其子的例子。但两者不能混淆。许多人都垂蜒神的地位,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有人得逞。撒旦是第一个进行这种尝试的受造物。

 

离开看不见的灵界,我们看到巴比伦王的尸体是如何被处置的。我们是通过对领袖尸体的尊敬来尊荣他们的。巴比伦王将得不到这样的尊荣。他的结局将是一种好象大屠杀时的尸堆,象一段坏树枝被扔在一旁而毫无尊严。巴比伦的荣耀随著城的倾倒,民众的死亡,以及高傲的国王的尸体被遗弃而消失。不象大卫的家族那样永不灭绝,巴比伦王的子孙将会从地上消失。

 

耶和华的宣言

 

耶和华断然的判决出自那4个我必。巴比伦王要与神争战,神应战了。这是个特别的最终的审判。读以赛亚书时我们不该忘记这里没有幸存者(22)。在这个默示中,神首先启示,但为了增加权威性他随后宣告(2223节中出现三次),接著他起誓(24-27)!(参见诗篇95篇。)神是非常严肃的。

 

耶和华的起誓和亚述的例子

 

对亚述没有一个独立的默示。这部分中,其它国家都以默示,或者一种咒诅(181)的形式被提到。因此我们有理由把提到的亚述包括到对巴比伦的默示中。这默示宣告神将来要做的事。神兴起亚述作为一个他会实现他的诺言的例子。亚述也成为将会发生在巴比伦的样板。神决不会安排与策划而不成就的。关键是让巴比伦以亚述为前车鉴,但它却没有。我怎样定意,必照样成立。神的旨令是必然的。列国的谋略终归无有(810)

 

该默示以另一个对全地和万国的旨意结束(26),但这是包括在关于巴比伦的默示之中的。这是因为在圣经的后部分,特别是在启示录14-18章中,巴比伦代表世界及其悖逆。彼得在彼得前书 513提到巴比伦,很可能他是在说罗马。历史上的巴比伦已不在了,但属灵的巴比伦是世界。我们在基督里的人被召一座城,那是上帝所营造的!巴比伦消失了,但神的城有了基础(希伯来书1110)。与世界为友或者结亲就是与神为敌(雅各书44)。让我们确定我们的国度与忠贞在哪里。在新耶路撒冷,上帝将与人同住。但这只是因为旧的(巴比伦的)事都过去( 启示录212-4)

 

1428-32 关于非利士的默示

这要追溯到亚哈斯的死。他是一个不相信耶和华的君王,却把信心建立在与外邦国家的联合上。那与这默示相关,因为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这里。非利士的使者(第32节)带一些建议给犹太人。给非利士代表的答复非常简单:耶和华建立了他们,必看顾他们,成为他们的避难所(避难所是以赛亚用来指基督的话,也参见3212)。所以无论非利士提出怎样诱人的圈套都应拒绝。这里以赛亚再一次涉及到世上的联盟问题,那是与相信神的应许相对立的。(参见第31章。)

 

大卫王多次击败非利士人。到了亚哈斯时代,犹大很弱,对他们根本构不成威胁。非利士人该高兴因为大卫强大的杖被折断了(29)。象摩西的杖能变成一条蛇,同样大卫折断的杖也能象一条攻击的蛇*一样重现,因为上帝没有弃绝他的约民犹大。犹大将会重新强大,贫民将会有保障,而非利士人将会被根除。没有幸存者!摩西的杖是能力的象征(出埃及记78-13)。当它变成一条蛇时,它吞灭了它的敌人埃及的蛇。犹大所须的只是她的耶和华。非利士人将灭绝根尽。大卫的家族,虽然看起来很弱,终有一天将会以奇妙的大能兴起拯救上帝的民。这是暗指大卫的子孙耶稣的救恩。

 

附录: 大画面中的巴比伦

 

圣经对巴比伦给予很大的关注。 在创世记11章巴别/巴比伦是一座城,这城的人为着自己的目的团结起来作不敬耶和华的事。 神抵挡它,挫败了他们的计划,并且驱散了他们。神对这座城的反感在很早的时候就很明显了。

在作为整体的圣经里

巴比伦曾一度成为一座非常强大的城。 神使尼布甲尼撒成为巴比伦权利和荣耀的统治者(但以理书2:37,38) 在那个短暂的历史时期,没有哪座城能与巴比伦媲美,但是作为一座抵挡神和神的民的城,神会击倒它。 耶利米书50,51章预言了巴比伦的突如其来而且戏剧般的终结, 巴比伦必如此沉下去、不再兴起. (耶利米书51:64) 有两个主题贯穿圣经始终: 即巴比伦大城和巴比伦倾倒。 可以从启示录14-18章中看到有关巴比伦大城及其永恒的废墟。注意巴比伦毁灭时天上的喜乐,因为它是合该的(启示录19:1 - 3)

 

这座幼发拉底河畔的古城,一座邪恶的大城,曾经是并且一直保持着世界本身的样式,即一个敢于抵挡神,有假神并且痛恨神的子民的世界。 巴比伦的灵,即反基督的灵,在世界上活着(约翰一书4:1 - 3) 巴比伦虽然现在有了新的居民,但是跟过去一样悖逆,因为它有一个要被神倾倒的世界之城的名字。 神也有一座城,神要将它改变成公义之城(以赛亚书1:26) 那是天上的耶路撒冷(希伯来书12:22),即圣城,新耶路撒冷(启示录21 2) 我们的母 (加拉太书 4:26),蒙爱的城(启示录20 9).

 

在作为整体的以赛亚书里

以赛亚书13-27章的这些默示和预言讲到巴比伦。 在亚述威胁被清除之前,巴比伦人曾努力与希西家联盟作准备。 当时以赛亚谴责希西家接待他们并且预言以色列将被掳到巴比伦(39)40-48章中的耶和华的大解放说的是从巴比伦的解放。 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是唯一的真神,消灭彼勒、尼波等巴比伦的假神(46)。耶和华的子民要逃脱那地方(48 20) 他们可以如此行因为神是他们的救赎主/救主/解救主(43 1,14; 45:15) 但是,既便是当巴比伦是幼发拉底河的一座城,一个世人周知的著名国家时,神也以广义的话语说过从巴比伦的解放。 因此甚至在以赛亚书中,从巴比伦的解放也是一种永恒救恩的预尝,超乎从巴比伦的现实回归之外(45 17) 如果我们只看到以赛亚书中从一个古老的压迫者中的解放的话,我们就没有看到大画面。以赛亚书的描述是神救恩的缩影。

 

在以赛亚书13-27章里

巴比伦曾出现三次。 在第一个默示(13 1 - 14:27)和始于21:1-10的第二系列的默示中。 在巴比伦倾倒前一个多世纪,巴比伦作为神惩罚世界的审判就已经被记述下来了(1311) 这种重复表现巴比伦的方式在很早的时候(在古巴比伦倾倒之前)就清楚表明这座小城是全世界的一个比喻。 记住这点对于理解启示录有很大帮助。 大画面在旧约里就已经很清楚了。

 

二座城的对照

第三个关于巴比伦的段落(24-27)是受制于先前章节把巴比伦作为一座城和世界看待的。 然后第24章将地上、世界和城作为同一实体看待,以古巴比伦为典型代表。 那座荒凉的世界之城(24 10)面临着最后的审判,即神愤怒的水闸打开了、地的根基也震动了(2418) 这远超出神对付一座不再存在的城。那是全世界范围的大地沉陷、不再兴起(24 20,耶利米书51:64) 在赛亚书24-27章中,25:2,12; 26:5指出作为他们的城的巴比伦(没有指出巴比伦的名字); 26:9指出作为地上和世界的巴比伦。这与这山(25710)【即锡安山(没有指出锡安的名字)】上我们的城(因此也就是耶路撒冷)261)形成对照。 我们有坚固的城 (26 1); 实际上,它是一个扩展的国家(26 15),有着扩展的疆界,而他们则有一个被毁灭了的城。 没有为巴比伦地区服务的尼布甲尼撒国际机场。 在这个堕落的世界里,以两座城的鲜明对照看待人生,就是看到了一个始于以赛亚书而不是始于启示录的画面了。

 

对于上帝之城而言,巴比伦只是陪衬物(一种刻意的对照)而已。 我们的主曾在历史上对付过巴比伦,因此他也要对付世界那时、主耶稣同他有能力的天使、从天上在火焰中显现 (参见帖撒罗尼迦后书1:6 - 10) 我们必须注意我们真正的家是上帝之城,不是世界之城。撒旦的日子终结与主的日子(136 9),那是撒旦的悖逆会从地上永远消除。 新天新地将会有义居在其中(彼得后书3:13),即公义之城、忠信之邑(1 26) 凡接受基督的都会弃绝那短暂之城而在真实之城里享有永生。